垃圾焚烧:废墟上的荆棘之花

2019-07-02 dsadsa

来源标题:垃圾焚烧:废墟上的荆棘之花

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今天,绿色发展已经成为时代大方向,生态文明已经绘入国家大蓝图。然而,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以及呈“围城”之势的垃圾,正在让人牵挂担忧。一边“垃圾围城”,一边“无地可埋”,因高度节约用地且更加环保的垃圾焚烧,在夹缝中阔步前来。

垃圾焚烧之前世今生

垃圾焚烧是工业革命的产物。

工业革命肇始于英国,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垃圾处理也出现在英国。

史料记载,1790年英格兰农村城镇人口之比是2:1,1831年的数据正好相反。为了改善环境卫生状况,政府开始把垃圾集中起来之后送到离居住地较远的地方堆放或填埋。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垃圾填埋处理。

但是,填埋方法不当,可能引发传染病蔓延。1890年以后,以法国细菌学家巴斯德和德国细菌学家郭霍的研究为基础的细菌学的诞生,让人们陆续弄清了欧洲许多传染病的病原、传播途径及其防治办法,由此推动了垃圾焚烧法的诞生,并催生了1896年人类历史上第一座垃圾焚烧厂。

100多年来,焚烧作为一种处理垃圾的专用技术,已经成为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处理城市生活垃圾的主要方式。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其垃圾体量之巨也难以想象。垃圾焚烧凭借自己的优势,成为解决垃圾问题的首要选择。

1988年,深圳清水河垃圾焚烧厂点火运行。2000年前后,出于环保需求,中国开始关停小火电厂,相当一部分小火电厂借机改建为垃圾焚烧厂。虽然“黑天鹅”变成了“白天鹅”,但技术差、污染重等问题依然存在。紧随其后,上海、宁波等城市引进国外先进的焚烧设备和技术,垃圾焚烧才开始走上合规运营与清洁焚烧的轨道。如今,中国加快脚步进入垃圾焚烧先进行列,全国各大城市的垃圾焚烧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建设中。

从最初的反对,到激动中回归理性,民众逐渐接受了焚烧厂的事实,和政府一起监督焚烧系统的运作,检测周边的环境质量,越来越多的焚烧厂附近建立了休闲场所,成为市民休闲健身的好去处。

群雄并起,能者割据

当下,我国生活垃圾增量可观,正处于从“多填埋、少焚烧”到“少填埋、多焚烧”的发展阶段。业内普遍认为,垃圾焚烧是对巨量垃圾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处置最科学最有效的方式,行业发展已然到了“春暖花开”之时。

尤其是,21世纪以来,政府连续出台《“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上建设规划》、《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意见》等相关政策,从发电补贴、税收优惠等方面提倡和鼓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以解决传统的“露天填埋”带给人类和生态的环境危害。

历经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产业化、国产化等多个阶段后,我国垃圾焚烧市场迎来快速发展期,成为地方政府和环保企业争相布局的产业热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处理量逐年增长,且增速始终保持在12%以上。其中,2017年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处理量为8463.3万吨,相当于23.19万吨/日的处理能力。相较之下,按照《“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建设规划》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我国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要达到59.14万吨/日,我国的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由此,越来越多的市场力量开始聚集在垃圾焚烧发电行业中,进行着“能者割据”的产业竞争。

以高能环境为例,公司在稳坐环境修复领域龙头宝座同时,悄悄地将垃圾焚烧板块做到极致。虽然在垃圾焚烧发电领域起步晚,但是起点高、发展快、秉持高标准,项目建设如火如荼。当前,泗洪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特许经营项目(一期)、贺州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北京顺义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已投入运营,和田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濮阳市静脉产业园综合垃圾处理项目、岳阳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进入全面建设阶段,总产能达8,800吨/日。

在业务领域拓展上,高能环境一直是个进取者,从不安于现状,从未止步不前。2018年,公司发挥优势,积极拓展市场,在垃圾处理领域做到了产业链全覆盖并形成协同,生活垃圾处理板块实现收入94,825.82万元,同比增长154.53%。

监管趋严下的危与机

孟子曰:“离娄之明,公孙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没有标准,优劣难辨;有了标准,高下分明。

日前,生态环境部公布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自动监测数据用于环境管理的规定(试行)》,成为了规范垃圾焚烧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准绳。《规定》施行后,我国垃圾焚烧发电厂如同被套上“紧箍咒”,违规排放行为将被及时发现,并可据此作出处罚。

相关阅读